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大宋翻译官》大宋提刑官2 LOLI控 大宋翻译官别扭受

更新时间:2019-10-09 06:08:57

《大宋翻译官》大宋提刑官2 LOLI控 大宋翻译官别扭受 连载中

《大宋翻译官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好梦连连分类:历史主角:王动,徐秀娘

好梦连连新书《大宋翻译官》由好梦连连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王动,徐秀娘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“傻冒,那叫牙口。” 兵丁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不懂相马的王动,但自己一个小兵又哪里敢得罪人家,看着县令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的街道...展开

《大宋翻译官》免费试读

“傻冒,那叫牙口。”

兵丁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不懂相马的王动,但自己一个小兵又哪里敢得罪人家,看着县令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远处的街道,自己也没敢追问过去到底给几匹才好,反正这些马也没登记造册,他说三匹就三匹,反正也不是自己家的。

挑了三匹毛色鲜亮、牙口轻的牵了出来,把缰绳递到了王动的手里,为了讨好这个蒙城县里的大英雄,连马鞍上挂着的钢刀也没有摘下来,装作没注意到的样子,缰绳一交,牵着剩下的马调头走掉了。

还是这小子会办事,这连一千年后的促销手段都学会了,买个大的,送你一小的,也不管你能不能用上,反正邮到你手上了,爱咋咋地吧。

别看徐庆在家里到是沉默寡言的,但到了这帮武将堆里,一张老脸到是笑开了花,对聘自己成为教头一事自然是满口的答应下来,到是让远一些的王动撇了撇嘴,现在正是身价正高的时候,就算你不货比三家,也好歹讲讲薪水不是,总不能人家一说:“徐大哥你来我这吧。”然后你就痛快回到:“那好,我明天就来上班。”

有眼不识金镶玉,王动看着一帮爷们聚在一起不顺眼,大声地喊道:“师傅,该回家了,我师妹该着急了。”

一群人这才流露出恍然大悟的意思,自己是杀人这碗饭的,可人家还不是呢,这回出来存属是帮忙Xing质的,问了问徐庆家的地址,然后拱拱手告别了。

徐庆脸上的表情让王动看着有些陌生,记忆中跟师傅学艺这十年就没见到他笑过,陡然见到徐庆一脸阳光灿烂的样子,到是让他有些不太习惯。

不过灿烂的笑容只是跟那些大字不识的蛮汉们在一起才有的,走到王动身边的时候一张脸自动变成了严肃的样子,看到王动手中牵着的三匹马时,不由得愣了一下:“这马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县令发的。”这老头就知道对我狠,你现在对我多狠,我就对你闺女多狠,不过一想想以徐秀娘的脾气,只怕有成为河东狮的潜质,看来自己这辈子是逃不过这爷俩的摧残了。

徐庆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,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下去,看了看三匹马的牙口,微微点了点头:“既然是县太爷赏的,就牵回去吧,只是三匹太多了一些,家里也没有地方养呀。”

呃……,光知道多要几匹了,却把这事给忘了,回去再说吧,大不了把两家之间的院墙给拆掉,就怕师傅不同意,这个老古板,明明是个武将,偏偏还守个礼字,跟自己印象中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的形象一点也不符合。

有了马自然就要骑回来,王动上马的姿势又被徐庆骂了一顿,就差一脚把他踹下来再上一遍了,不过看到他浑身是血的样子还是放过了他这一回,两人三马,顺着街道就走回了青曲巷。

巷子里的尸首已经不见了踪影,一并没有的还有那些避难的人,外加被王动自动划到自己名下的那些马。

‘呸’了吐了一口,果然这帮人是靠不住了,还好自己从县令那里要来了三匹马,不然今天可是白忙活一场了。

马蹄声清脆,响起在小巷的石板路上,刚走了不远,就听到自家的房顶上传来了秀娘激动的声音:“大娘,动哥跟我爹回来了。”接着院门就被推开了。

这傻妞肯定又上房了。

王动瞄了一眼师傅的那张大黑脸,他一向是主张秀娘向大家闺秀的方向发展的,可自己也不会教,自己娘又惯着她,缝缝补补的事情到是别想了,拿根针比拿杆枪还要费劲,看着秀娘惊喜的脸从院子中露出来的时候,王动一脸紧张地点着走在前面的师傅。

看着王动一脸便秘的样子徐秀娘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看到自己爹那阴沉的一张脸,自己才晓得自己刚才好像又犯忌讳了,先是斯文地喊了一声爹,随后看到王动居然沾了一身的血,顿时大步流星迎了上去,指着王动的儒衫说道:“你是怎么搞的?你是拿枪的还是拿刀的?居然沾上了这么多的血,快把衣服脱下来,我给你洗洗。”

一句话就暴露了本Xing,刚才淑女的模样顿时荡然无存,徐庆无奈着自己教育的失败,摇摇头,叹了口气,自己率先走了进去。

师傅走了,王动自然就不会客气,看着近在咫尺的娇美面容,心神一荡,双眼一闭,装做脱力的样子向徐秀娘的方向倒了过去,口中喃喃地说道:“秀,快接住我,我晕了。”

晕了还会说话?王动这点小计策使了几十回了,自己哪还不知道他的花花肠子,快速地看一眼四周没有人,轻轻地抱住了王动的身体,果然随即自己就感到王动的手不安份地搂了过来,只是这一回位置有些偏下,瞬间让徐秀娘的脸变得通红了起来,这小子找死一般地捏了两下,徐秀娘受不了王动的这种挑拨,双臂一用力,就把王动给摔到了地上。

“哎哟,你谋杀亲夫呢?”倒在地上的王动一脸怒气地嚷道。

两个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主,要是王动像刚才那样软言细语的话,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,但他居然跟自己嚷嚷,那可就别怪我了。

徐秀娘杏眼一瞪,王动就知道事情不好,连忙大声喊道:“师傅,师傅,这马不听使唤了,你快点出来看看。”然后一股脑地爬了起来。

徐庆的声音从院子里传了出来,不耐烦地看了一眼,一看根本就是啥事都没有,肯定又是被秀娘欺负了,狠狠地瞪了秀娘一眼,沉声道:“快进来。”

王动冲着秀娘得意地挑了挑眉毛,趁着师傅转身进院的时候,一只手快速地又在刚才的部位上摸了一把,软软的、弹弹的,手感好极了。

又被他偷袭到了,徐秀娘陡然身体绷直,作贼一般地环顾左右,见到没人的时候这才放松了下来,小脸红红地跟在王动身后回到了院子,连招呼都没跟爹打一个,直接就钻进了屋子中。

“秀娘又欺负你了?”

“啊……没有。”

“窝囊废。”

好吧,老头这是你逼我的,万一整出人命来,你可得替我兜着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